情系武汉:共同抗“疫”之《新黄鹤楼记》

题记:观友人陈行甲老师2月15日直播节目“一个公益人在疫区的经历和思考”,感同身受!如甲哥所说:“倘若英雄气概是白马轻裘仗剑天涯,去斩妖除魔;那么公益力量一定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,去温和改变。”公(攻)益(疫),能赢!

《新黄鹤楼记》

子文

庚子鼠年春,楚双王镇守武汉城。忆往矣,马如游龙,物阜民安。然疫袭黄鹤楼,九州尽染,叹白衣红妆千里赴晴川,故德乡作文记之。

予观夫江城胜状,在黄鹤之巅。跨京广,俯长江,上倚河汉,三镇尽览;举目见日,锦绣河山。此则黄鹤楼之大观也,古往今来备矣。然而瘟神成疾,魑魅作乱,荆鄂阴霾,风雪封山,壮士抱薪,何日楚天?

华夏千村闭门,万户萧疏,人人帷帽,画地为牢;楚河水干,汉街人罕,越王撅剑,古琴弦断。街号巷哭,亲离人散。登斯楼也,恰逢年将尽夜,有家难归,风木含悲,天灾而人祸也!

幸得国士无双,英杰逆行,方舱内外,雷火山神;王于兴师,整饬吏治,同舟共济,决战江城!待到樱园花开,新燕啄泥,天青云舒,湖柳依依,故人相邀,共享春来!登斯楼也,且观九省通衢,东坡赤壁,山河无恙,把酒酹江月矣!

嗟夫!事豫则立不豫则废,防微方能杜渐,呜呼!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”居职位之高则谋其政,处为官之道则尽其命。或人亦治,法亦治,进而无为而治也!于叹呼“解百姓之疾所疾,慰百姓之苦所苦”矣。噫!古人云:人定胜天!

时庚子正月十九日